Discuz! Board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

资讯

订阅

资本玩家周亚辉“左手倒右手”:昆仑万维5.4亿元增持Opera

2020-10-29| 来源:互联网| 查看: 317| 评论: 0

摘要: 10月25日,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,其子公司香港万维拟采用支付现金方式,以8.22美元/ADS的价格从KeeneyesFutureHoldingInc......
新乡新闻网

10月25日,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,其子公司香港万维拟采用支付现金方式,以8.22美元/ADS的价格从Keeneyes Future Holding Inc.(简称“KFH”)手上购买Opera 8.47%的股权,交易价款合计为8014.5万美元(约合5.39亿元人民币)。

公告称,本次交易完成后,香港万维将持有Opera 53.88%股权,Opera也由此成为昆仑万维全资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,将被昆仑万维纳入合并报表范围。

Opera是一家浏览器公司,于1995年在挪威成立,并于2018年7月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上市,其主要市场是非洲、南亚和东南亚等地区。

今年6月,Opera在全球拥有3.6亿月活跃用户,其中移动端2.26亿,PC端7500万。截至10月23日美股收盘,Opera的股价为9.9美元/ADS,市值为11.64亿美元。

对于此次收购的意义,昆仑万维在公告中称,一方面可以增强昆仑万维的持续经营能力、提升资产规模,使得公司形成“游戏+社交+信息应用”的多业务矩阵;另一方面,该交易符合昆仑万维的全球化战略,是公司“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互联网平台公司”布局的重要一步,有助于公司进一步开拓海外市场。

目前,昆仑万维的主营业务为移动游戏平台(GameArk)、休闲娱乐社交平台(闲徕互娱)以及投资。根据昆仑万维上半年财报,其总营收为17.23亿元,同比下降2.3%,其中来自游戏业务的收入为6.7亿元,同比下降12.99%,来自社交网络的收入为8.44亿元,同比下降2.55%,只有来自网络广告的收入同比增长54.51%,但这部分收入总额只有1.82亿元,占比十分之一。

而将Opera并表之后,昆仑万维在广告业务上的表现会得到明显提升。根据Opera年报,在剔除已经剥离出去的金融科技业务后,Opera 2019年的营收为2.08亿美元(约合14亿元),其中广告收入达到6881万美元,占比33.1%。此外,Opera还有41.3%的收入来自搜索分成,而这也将进一步完善昆仑万维的互联网商业模式。

关键人物周亚辉

收购Opera部分股权、将业绩纳入财报,对昆仑万维来说,无疑是一个利好。不过,相比交易后的结果,这项收购交易过程中,各交易方之间的关联关系更值得梳理。

交易公告也提到,因为KFH作为昆仑万维的关联方,所以本次交易也构成关联交易。而周亚辉是其中的关键人物:他是昆仑万维的董事,也是昆仑万维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;同时,他也是Opera的CEO以及实际控制人;此外,周亚辉还是KFH的实际控制人。

其中,作为此次Opera股权的出售方,KFH是在开曼群岛注册的豁免型有限责任公司,于2016年7月14日注册成立,其没有进行实际业务的经营,主要就用于控股。

截至该交易公告发布,KFH除持有Opera 16.95%股权和一亩田 1.1664%的股权以外,KFH无其他下属企业。2019年,KFH的投资收入约为950万美元,截至2019年底,KFH的总资产为2.12亿美元,总负债为1.95亿美元。

2016年,昆仑万维牵头成立投资者财团,对Opera进行了100%股权收购,交易价格为 5.75 亿美元。这个财团的出资方主要有三个,分别是昆仑万维、周亚辉和周鸿祎。

根据Opera招股书,IPO前,昆仑万维为Opera第一大股东,持股48%;周亚辉通过KFH持股19.5%,360子公司奇飞国际持股27.5%。

截至2020年6月,周亚辉直接持有昆仑万维12.35%股权,通过新余盈瑞世纪软件研发中心(有限合伙)间接持有16.18%股权,所以,周亚辉通过直接及间接合计持有昆仑万维 28.53%股权,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由此可以看出,昆仑万维从KFH手中收购Opera的股权,实际上更像是周亚辉手中资产的腾挪。只不过相比四年前的收购,Opera的股权价值已经翻了一倍多。

对周亚辉来说,这种交易模式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套路,即早期寻找到投资标的时,由昆仑万维以及其个人共同投资,然后等到后面时机成熟,再由上市公司进行收购。

Opera之前,在闲徕互娱身上也能看到同样的操作方式。2019年2月,昆仑万维宣布旗下子公司西藏昆诺将以22.75亿元价格收购新余灿金所持有的闲徕互娱35%股权。收购完成后,西藏昆诺的持股比例将变为100%。

这同样是一次关联交易,因为周亚辉持有新余灿金99.99%股权,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2016年12月,昆仑万维联合辰海科译创业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以20亿元人民币的对价收购了闲徕互娱100%的股权,后来经过几次股权变更,最后股东只剩下昆仑万维和周亚辉,而这次昆仑万维从周亚辉手上收购股权时,闲徕互娱的估值已经达65.3亿元。

这样左手倒右手的关联交易也让昆仑万维颇受质疑。2019年初,深交所向昆仑万维发送问询函,要求其说明分步收购闲徕互娱的原因和合理性,以及是否通过分步收购向控股股东输送利益。

昆仑万维当时对此的回复是,公司分步收购闲徕互娱是基于上市公司风险控制和资金规划的需要。其表示,2017年收购闲徕互娱时,闲徕互娱仅成立9个月,当时存在一定的经营性风险。周亚辉是为了帮助公司分担相关风险,就以新余灿金为主体收购了闲徕互娱少数股东股权。

至于这35%股权收购价格的溢价,昆仑万维称,本次收购价格高于之前新余灿金收购其他少数股东股权的估值,是因为本次交易中转让方新余灿金提供了业绩承诺。

投资与创业

昆仑万维其实是以游戏业务起家,2015年1月,创业7年的昆仑万维成功在深交所挂牌上市。公司上市,也成为周亚辉的一个转折点,正是从那时起,他开始步入投资圈。

在周亚辉身上可以找到很多标签,他既是企业家,也是投资人,但在外界看来,他投资人身份的知名度要远大于其他。这与他几年前写的火爆网络的“周亚辉投资笔记”不无关系,但更重要的是,他在投资领域的优异战绩。

截至2020年8月,昆仑万维在过去五年里已累计投资10亿美元,其中包括已上市的趣店、达达、映客、Opera、如涵等公司,以及Grindr、Musical.ly、新世相、Pony.AI、法大大等众多知名创业公司。

这些投资,尤其是已经上市的这些项目,为昆仑万维带来了非常可观的投资收益。比如在上半年财报中提到的Grindr,它现在是全球最大的同性恋社交网络,2016年1月和2017年5月,昆仑万维先后出资9300万美元和1.52亿美元完成了对Grindr的全资收购。

但后来,受昆仑万维与美国政府签署的《国家安全协议》影响,昆仑万维不得不出售Grindr,今年6月,昆仑万维已将Grindr的全部股权都转让出去。

根据Grindr披露的数据,截至2019年9月30日,Grindr的总资产为8.95亿元,2019年前三季度,Grindr实现营收5.53亿元,净利润为1.6亿元。

在出售Grindr之前,该业务已经成为昆仑万维业绩的重要支撑,而且Grindr的估值较昆仑万维收购时也增长了许多,如果Grindr成功上市,昆仑万维将获得极为丰厚的财务回报。

不过即便是现在被迫出售,昆仑万维的投资收益也已经不菲。据悉,昆仑万维此次出售Grindr的交易对价为44.25亿元,交易完成后,昆仑万维在财报中确认了约29.47亿元的投资收益。

周亚辉曾表示,做一家百亿公司,可能需要投入5年甚至10年以上的时间。但是投资,能在5年到10年的时间里,同时享受到10家百亿的公司带来的成长红利。

现在,昆仑万维的投资仍在继续,而周亚辉也找到了新的方向。今年4月,周亚辉辞去昆仑万维董事长一职,原因是他要在其创业项目OPay上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。

资料显示,OPay是尼日利亚的一家移动支付服务商和出行服务商,由昆仑万维旗下的Opera孵化,可以满足用户移动支付、共享出行以及外卖送餐等需求。

2019年,OPay完成了两笔融资:6月,OPay获得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;同年11月,OPay又获得1.2亿美元B轮融资,投资机构包括美团点评、龙珠资本(美团)、高榕资本、源码资本、软银亚洲、BAI(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)、红点创投、IDG资本、红杉中国和金沙江创投。豪华的投资阵容背后,亦是周亚辉在创投领域朋友圈的呈现。

去年,周亚辉在一次演讲中表示,除中国和美国以外,未来互联网的战场现在已经很明确转移到了南亚、东南亚和非洲地区。而经过对这些地区国家的研究判断,他认为最适合创业的地方是在非洲。

除了市场的选择,在赛道上,周亚辉则押注到了金融科技上。Opera在今年二季度财报中披露,其整合了Opera和合作伙伴摩比神奇(北京)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小额贷款相关业务和技术平台,新成立了合资公司Nanobank,Opera持股42%,摩比神奇持股58%。

摩比神奇是360的控股子公司,据悉,二者合并后的注册用户总数约为5000万。财务方面,Opera 2019年的金融科技收入为1.28亿美元,摩比神奇的收入为1.06亿美元,调整双方的交易后,二者合并业务在2019年的收入为2.09亿美元。

对于Nanobank,周亚辉表示,最终Nanobank将作为一个独立的公司运作,这将使Nanobank和Opera都具有灵活性,包括吸收战略投资者或发行股票的机会。

周亚辉称,Nanobank的目标就是变得更大。现有地区的持续增长,新市场的推出以及除小额贷款以外的产品组合的扩大,都将推动Nanobank的进一步扩展。

在周亚辉看来,在南亚和东南亚,如印度、印尼这些国家,精英阶层崛起非常之快,中国企业“占不到太多便宜”,中国的创业者只有不怕苦不怕累,勇敢到非洲去创业,才能真正完成互联网“淘金”。

分享至 : QQ空间

10 人收藏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收藏

邀请

上一篇:暂无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社区活动
4家企业跌幅超10%!医疗机械版块下挫身后 这15家企业受集采危害较大

盛业资本(06069)发布公告,于2020年11月26日,该【....】

654人往期回顾
关于本站/服务条款/广告服务/法律咨询/求职招聘/公益事业/客服中心
Copyright ◎2015-2020 汾西生活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汾西生活网 X1.0